您现在的位置: 冯卯资讯 > 国际 > “未来音乐家”亮相舞台,中国钢琴少年奏出自信之声

“未来音乐家”亮相舞台,中国钢琴少年奏出自信之声

作为上海文艺人才的“水库”,上海音乐学院的人才培养一直是梯队——上海中学有许多优秀的青少年依附于上海音乐。“未来音乐家”音乐会系列的舞台也聚焦于这个群体。几天前,“我心中有首歌——上海钢琴三重奏音乐会”在上海豫剧举行。在登台演出的三名青少年中,包括雷宇,他是中国的“未来之星”,已经在国内外广为人知。“未来的音乐家”还能给这些才华横溢的青少年带来什么?记者采访了几名球员。

未来之星照耀观众激情

舞台上的三名演员都来自上海第二中学。其中,年龄最大的是14岁,但他们在重大国际比赛中取得了好成绩。

刘新宇在第二届粘土佩达国际大提琴比赛中获得乙组第二名。张凌河获得施洛莫·敏茨国际小提琴比赛少年组精英奖和维也纳贝多芬国际小提琴比赛少年组第三名。

不仅如此,受到媒体和观众广泛关注的于蕾在2018年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在NER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在德国特林根国际青年钢琴家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其中,特里根国际少年钢琴家比赛的冠军受到了很多人的称赞——郎朗在1994年赢得了比赛,王羽佳也参加了比赛并获得了好成绩。然而,2008年后,除了于蕾,没有中国人获得冠军,甚至进入前三名。“这场比赛是国际青年钢琴比赛中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我认为赢得冠军更能让他树立信心。他会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和荣耀。”于蕾的父亲告诉记者。

在国际舞台上压倒性的力量也反映在“未来音乐家”的表演中——雷宇对现场的控制和他的老练使观众忘记了他只是一个14岁的初中生。事实上,当他参加顶级国际钢琴青年比赛时,他出色的演奏能力总是给评委留下深刻的印象。大师们甚至称赞他为“未来的全息人”。

对他“天才”的赞美只是习惯性的赞美。于蕾的力量实际上是一步步赢得的。和郎朗的成功之路有些相似,雷宇也是在父亲的坚定支持下长大的。“因为我也学习音乐,于蕾从小就接触音乐,我接触的朋友、家庭氛围和社交圈都是音乐界。他不断增长的经历一定会受到这些影响的影响。”于蕾的父亲透露,他一直在考虑如何让他的孩子对学习钢琴感兴趣。“他年轻的时候,我经常假装和他竞争,输给他,让他做个小老师来纠正我的错误。他非常高兴。后来,我觉得他应该有一定的想法,所以我会写一篇关于他小时候玩过的一些作品的文章。我会讲故事让他明白——音乐更生动,这样可以帮助他培养对音乐的热情。”

这些启发性的教育使于蕾对音乐本身的理解比他的同龄人更深。这也是他的表演“特别有感染力”的原因。在《未来音乐家》的演出中,他和两个朋友完成了难度较大的曲目,包括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聊天波尔卡》、史美塔娜的《G小调钢琴三重奏》和帕格尼尼的《贝尔》(即《第三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三乐章

高音人才培养的完美诠释

对于像于蕾这样的“未来之星”,已经有很多表演机会了。他在保利的剧院、剧院和音乐厅巡回演出。然而,作为一名由尚银培养的人才,尚银仍然期望他有更多的培训机会。

“于蕾参加了上海音乐大学的一些演出,许多老师更了解他,也更喜欢他。因此,于蕾被推荐在“未来音乐家”出生后参加系列音乐会,希望给他一个表演的机会。此外,因为雷宇通常会有更多的个人演唱会,并希望他能在新的领域表演,他和他的好朋友组成了三重奏。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室内乐更加合作,不像独奏音乐,他也非常喜欢。”“未来音乐家”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用梯队训练有才华的音乐家并为每个梯队的孩子创造机会是音乐家的职责。”

于蕾的父亲还告诉记者,中国有许多优秀的钢琴演奏者,如郎朗、李李云迪和王羽佳,他们都是于蕾的前辈,值得好好学习。“我们也非常喜欢这些前辈。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优点。这些都是值得于蕾研究和思考的方面。同时,因为他们非常成功,所以我经常告诉于蕾,作为一个比他们年轻的钢琴演奏者,你需要多想想。如果你和他们有不同的光彩,将来你可能会吸引更多的舞台观众——他们已经做了一道非常好的菜,那么你必须稍微改变一下。”

作为职业音乐家,尤其是独奏家,竞争非常激烈。如何“做不同的菜”是一个大话题。“未来音乐家”作为上海文化教育一体化项目,也将这样的话题一个接一个地融入到表演中,让每一个在舞台上锻炼的年轻音乐家都能从中思考,写出自己独特的答案。

作者:蒋芳

编辑:蒋芳

绘图组织者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